首页 > 片刻文字 > 其实我想要的,只是一眼平阔

其实我想要的,只是一眼平阔

每次执笔想写点什么的时候,脑海里总莫名萌生一种想逃出这时间和空间禁锢的冲动,如同装进笼子的自由人对自由的渴望。我知道,是因为城市这节奏太快!...

  其实我想要的,只是一眼平阔

  每次执笔想写点什么的时候,脑海里总莫名萌生一种想逃出这时间和空间禁锢的冲动,如同装进笼子的自由人对自由的渴望。我知道,是因为城市这节奏太快!

  六月,与自习室有着难舍难分的情缘,我的印象里都是清晨晴空风雨的南湖,和深夜变幻莫测的星空。可是总感觉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仿佛总缺少点什么,缺少点什么呢?在踏上回家旅途的时候,我找到了答案——其实我想要的,只是一眼平阔!

  我 喜欢忙碌完美结局之后,来一次旅行,哪怕只有我一人,那种超然的释放,和满腔的舒心,闭上眼,吮吸一次自然风的香气,拥抱隔空臆想的梦景,让经久疲惫的你 迷恋每个转瞬间。无论云风怎样变幻,我会依然保持一颗旅者的心,也会顺带着一颗时刻准备忙碌的心,我怕没有忙碌的日子,会充斥着空虚。

  好 像无意中有了一种习惯,在没有任何时间提醒,到了一定时候,就有一种想写些东西的欲望。就像一个离家很久的孩子,总会掩盖不住对家乡的思念,而我总是有种 想“回家”的感觉。我们会不由自主的翻开尘封多久的相册,或者浏览多久没有点击的空间,发一条忘了上次是什么时候问候过的短信给远方。我们总是让自己坚 强,让自己变得更坚强,把很多烦乱的愁絮通通往心底埋葬。面带着微笑心里飘着忧伤!每一个外表强大的人心里都有着深深的伤,只是我们在现实的磕磕绊绊中就 变成现在这样。我们的心就像一个有着固定容量的容器,而那些惹人烦恼的思絮就像块块垃圾,我们总是在往容器里装,却不知道有一天容器也会被装满。生活轻快 的节奏是装载不了那么多负重,所以当垃圾多了,找个地方去倒掉。有人喜欢倾诉,有人喜欢宣泄,有人还傻傻的在继续装,以至后来真的变成傻傻的了。所以我喜 欢旅行,让那些不好的心情在旅途中在我无意识中被风吹去。苦乐酸甜的往事,都是你成长的一笔财富,那些曾伴随过我的杂乱心情,也曾在某一点上让我多点深入 的思考。

  记 得昨天,忽然收到绿盟面试的消息,兴奋的我多晚的深夜还在忙着修改简历,最终什么都是浮云,重在参与;记得昨天,我还在沉浸中,忽然就有人说要给我庆祝儿 童节,因为时间问题,节日退了又退,终于和北京吃了一次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晚餐;记得昨天,我在忙忙碌碌的准备软过考试,却还在担忧那六级今年会不会亲睐我 一下,毕竟我真的给了她蛮多时间;记得昨天,要担心搞定一个星期内有三科决定明年命运的考试,还在痴痴的上着我想上的课,逃着看我心情来决定上或不上的 课,只是每天还慷慨的留给英语至少四个小时的复习时间;记得昨天,忽然被通知在复习最紧要关头还得抽时间去检查课程设计,于是全班人都爱死那个老师了,在 刚刚夜晚结束一门让众人担忧的考试,不得不放下想要休息的心情,于是通宵赶着写不知道几十页的文档,我承认,我那天是4点多就 早早的睡了;记得昨天,老师无情的剥夺了我残留不多的三天时间,白花花的一天时间就这样奉献了,于是我想着把一天分成两天用,两天时间搞定这个重量级考 试,曾经一度总想着别人提出的好建议 ——“去麦当劳通宵看书”,只是最终无果。所以考试那天中午,我在自习室看书差点忘了去考试,那样我不亏大了!第一次考试一路一身冷汗;记得昨天,我兴奋 的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却又被告知,一天时间写出一个至少四十页的报告,对系统进行详细的分析。我想去打会球,不行,想吃完饭去溜达溜达,不行。迅速的收 拾行李,速度写文档,于是我在实在熬不下去的时候,咬紧牙,天不怕地不怕的就上床睡觉了,这时才不到早上两点,闭会眼,六点又爬起来继续战斗,所以我的九 点回家计划不得推了又推,直到中午搞定的差不多时候才毅然背起行囊,走家!;记得昨天,在家,紧紧匆匆的我舒心的缓了一口气,终于搞定了,却被告知文档换 模板了,之前所有的东西都白费了,老师,我在这么远的家乡,还是不得不说一声,我已经对您佩服的五体投到大自然了。于是,被迫继续从零开始,一点点完成。 本来在家的时间就有限,还被你剥夺了几天;记得昨天,复习完怎么也复习不完的最后一科,昨天真就的是昨了天,考完试,大三,就这样没了……

  脑海里浮现一首歌,“曾经的愿望实现了吗,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任岁月风干了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我怕有一天,我唱起这首歌,有着歌中一样的情感旋律。于是我在听到这首歌的之后的某一个夜里,轻轻地踏上征途,一点点找回曾经的自己。

  记得那天,我背着行李,从宿舍出来,一直有一个女孩和我一样,从对面的宿舍出来,一起走出校门,上了590公 车,只是她比我高很多。公车上她站在我的旁边,听有人小声说起“真高呀”。我们在同一个地点下车,在同一地下通道到同一个目的地,因为我们的步速基本一 致,所以一直不时的并排走着。一路的眼光,我真担心,要是忽然谁无心地说起“小伙子,你有点矮啊!”我真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回家的路上也能遇到“艳 遇”?!

  买 完车票,在车站一角迅速的吃了带着一路的盒饭,上了车,归去。闭上眼,把时间欠我的睡眠先补点回来,上了长江二桥,除了武汉,忽然发现我好久没有让心情出 来溜达了,抬头是文字,低头是代码。车窗外,一眼平阔,水波涟漪,正午的阳光下,散发出道道光。也许,我的心是属于旅游的任何一处风景。我合上手上的书, 看着窗外,哪管车内电视喧闹的吵着不停。树一阵阵倒退,林一片片远了又近,有山有水,远远看去,就有我的好心情。我还在沉浸,车在时间的溜走中,一点点向 家的方向靠近。下车上车,下车上车,我退去埋藏了多久的五味杂瓶。

  按 照说好的,去找多久没见的“老师”,虽然不是我的老师,去熟悉的地方放纵心情,我在不知道前路的山林中继续前进,在不知道何时可以走出的意识里,仍然继 续。多久没有的小小疯狂,多久难能的瞬间释放。去尽情唱着撕心裂肺的呼喊,把心情和感情全都放在歌声里。于是我唱了一曲《断点》,“静静地陪你走了好远好 远,连眼睛红了都没有发现,听着你说你现在的改变,看着我依然最爱你的笑脸,这条旧路依然没有改变,以往的每次路过都是晴天,想起我们有过的从前,泪水就 一点一点开始蔓延……”

  那 天雨好大,我还是得去姥姥家,去看在外地不能常去看的姥姥、姥爷,上次听说姥爷身体不适,所以老爸老妈,和我一起去看看。老人简朴的生活,我们的到来也不 想平添几分麻烦,简简单单的做点饭,却感觉甚是滋味。看着年迈多病、总遭遇不幸的姥爷,心中多了几丝担忧。女儿大了,远嫁他乡,空间隔阂,渐渐淡远了关 心,儿子还有很多重担要扛,常年不在身旁。瘦弱的姥姥,这么大年龄,还要继续务农,姥爷年老体弱多病,还因瘫痪常年在床,想想这一切,真有点……我一直都 保留一种喜欢,喜欢听老人讲他们那些永远讲不完的往事,他们的故事里都是生活的阅历和感悟,每一个老人的一生,都是一部经典的书,你不得不将要却可以提前 经历的成长。我们的闲聊中,姥爷有意无意的说到死,临走时候,他再次提起,我赶紧打断,“姥爷,你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我过年回来的时候,再来看 你!”……这一切,我能做的又是什么呢,只能在每次和家里通电话时候,听妈妈的妈妈的话,并付之以行动。

  在姥姥家后院的山上,我看着一片片生机盎然的禾苗,和座座都有我童年记忆的大山,我拿出手机,卡,只能这样把这些记忆随身带着和纪念。

  回家该去的地方和需要做的事都已经结束,平躺在沙发上,一觉醒来,我得离开了……

  我想要的,是都市快节奏之后的醉卧平躺,是平淡无味的生活背后蕴藏着多姿时光,是匆匆冷冷脚步里应带有的情感温度和喜怒哀伤,是空间、时间、心灵自由之后的一次极目远望……

                                 2012年7月3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