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24

     产品的新型号依然是举步维艰,甚至可以说毫无进展。现在公司所作的A6这款GPS手持机,有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定位时间非常长。对于GPS来说,如果要达到定位的目标,必须同时接收到3颗以上的卫星。而A6从机器上电启动到接收到3颗卫星,至少要长达七八分钟,试想一下,如果一名司机上车之后,发动汽车后还要再等上七八分钟,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估计会直接将这GPS导航仪直接扔窗外了。更离谱的是,限于当时的技术,如果天气状况并不是很好,比如有乌云啊,下雨啊,甚至旁边有高楼大厦,也会无法定位。那这GPS导航仪能干嘛?要让它正常工作的标准也太严苛了吧,这玩意有人买吗?但偏偏,市场上这玩意还卖的挺火。没办法,这正应了一句俗话: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作为一名司机,不可能说一个城市所有的道路都滚瓜烂熟,当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除了借助原始的地图,就是高科技的GPS导航了。虽然这GPS导航非常不争气,但有什么办法?市面上没有更好的,这个偶尔能定位的玩意,也聊胜于无吧。所以对于一个小公司来说,找准方向是非常重要的;当进入的领域是大众所关注的,并且还没有寡头的时候,虽然产品的质量非常不理想,但只要做出来了,第一桶金的赚取是最容易不过的。
   
    虽然公司的A6在定位上做得很烂,但并不是最烂的。周总曾经拿过别家的机器,同时比对,在A6勉强能收到3颗卫星定位时,另外一台压根儿连卫星的影子都看不到。但这也只是八十步笑五十步,一天24个小时只有七八个小时能定位会比只有三四个小时能定位的能好到哪去?不过这在当时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GPS对干扰非常敏感,旁边如果有点电磁波,或是信号稍微弱一点,比如汽车玻璃贴膜,那么这GPS就死翘翘了。即便是闻名遐迩的Garmin所出的手持机,也只能在野外才能迅速定位,在深圳这个钢筋水泥的城市,也只能干瞪眼。所谓的双螺旋天线,号称最强的接收系统,全是浮云。所以对于新领域的电子产品,除非是自己真的不在乎钱,否则绝对不建议尝鲜。大家取笑微软的第三版才能使用的理论,在这里也适用。
   
    张俊为了解决这干扰问题,可谓费了不少功夫,但结果总是不尽人意。无奈之下,便只好从定位时间打主意。他的想法是,在系统关机的时候,继续给GPS维持一定的电流,让它持续定位;这样当系统起来之后,因为GPS模块是一直处于定位之中的,所以打开导航地图就马上能够定位。但可惜的是,想法虽然好,但却不切实际。因为要让GPS正常工作的电流耗费实在太大,一个电池,不到一天功夫全部损耗完毕,以致于系统都无法正常启动。
   
    不过这还不是张俊最头疼的地方,最麻烦的是老柳极度不配合。虽然张俊拿到了原来A6机器的原理图,但在根据新型号需求进行更改的时候,却遇到了阻碍。因为老柳是做系统定制的,其所用的BSP是和硬件紧密相关的。举个例子,想让GPS模块正常工作,必须通过一个GPIO口控制三极管进行供电,而使用哪个GPIO呢,却是要根据底层的BSP代码。因为老柳和黄华中很明显是一伙的,他们两个只想看着张俊闹笑话,自然不会伸出援手;而张俊因为拿不到老柳的代码,在原理图这一步就无法开展下去。虽然张俊跟Micheal反映过,但黄华中打定主意不配合,所以对此Micheal也无计可施。
   
    这新型号的机器看来是无法如期出样机,张俊也只好将全部的精力放到A6的小批量中。这次小批量是试产,数量是500套,已经有一个客户预订。因为A6的软件基本不会再有太大的改动,而新型号机器的软件也因为硬件问题而暂时搁浅,所以这么一来段伏枥又空闲起来。当然,工作是空闲,但学习不得停止。段伏枥还是和往常一样,能拿到什么技术书,就拼命地啃。
   
    不过在此期间,段伏枥发现黄华中似乎有点反常。九点钟正常上班,但黄华中往往要拖到十一点多才到公司;并且好几次,段伏枥经过黄华中旁边时,发现他在玩斗地主。似乎A6的批量产,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而老柳还是正常上下班,但段伏枥一问他问题,他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进行解答,仅仅淡淡地说:“你知道这些没什么用,不用管它!”段伏枥有那么一种感觉,老柳正处处防着他。
   
    可能因为之前一直加班,没好好休息,又加上这段时间工作上的压抑,段伏枥病了。这病不严重,只是普通的感冒,但问题在于,段伏枥有鼻炎。如果平时身体健康,这鼻炎不会有什么问题;可一旦遇上感冒,这鼻炎就如火借风势,一发而不可收拾。这不,段伏枥现在鼻子呼吸已经非常困难,只能借助于口。这可严重影响看书学习的效率,不得已,段伏枥向黄华中请了一天假,跑到沙河医院去了。
   
    本以为一大早,医院没什么人。没想到段伏枥挂了号,走到耳鼻喉科时,前面已经满满的排了很多号。没辙,只好排队咯。段伏枥最后悔的是,没有把书拿来,只能百无聊赖地傻等。更为郁闷的是,耳鼻喉科对面的位置已经坐满了人,段伏枥只能到旁边的妇产科座位坐着。只不过这么一来,路过的病人或非病人,都会对段伏枥报以奇怪的眼光。甚至段伏枥还听到旁边的大妈在窃窃私语:“唉,现在的小孩啊,这么小,根本就不会注意安全!”
   
    罢了罢了,还是不要继续这种尴尬为好。段伏枥赶紧离开座位,继续站在耳鼻喉科的旁边。两个小时候之后,终于轮到了段伏枥。可没想到,漫长的等待,换来的却是不到一分钟的诊断。
   
    段伏枥坐下来,医生对着病历本,连头都不抬,问道:“怎么了?”
   
    “鼻子塞,呼吸不了”段伏枥老老实实回答。
   
    医生抬了一下头,看了一眼,说:“吃点药吧?”
   
    “好!”不吃药,那不就是打针了?还是吃药吧。
   
    只见医生刷刷地在处方签上龙飞凤舞,抬手递给段伏枥:“拿药去吧。”
   
    “哦……”这就完了?不用听诊,不用把脉?嗯,也许这鼻子塞不是什么大问题,吃点药就好了,要相信医生嘛!这么想着,段伏枥往收费窗口走去。
   
    295元?什么,这药这么贵?段伏枥突然愣住了。虽然对于别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数字,如果有医保卡,那就更少了;可是对于没有医疗保险,工资又只有1800元的段伏枥来说,这简直就是天文数字。罢了罢了,有病还得治,只能以后省吃俭用点了。很不情愿,段伏枥交了钱。
   
    满满的一大袋子药啊,只是一个鼻子塞,有必要那么多吗?更让段伏枥心寒的是,他按照上面的用法,将这些药全部吃完了,可丝毫没有好转,反而觉得更糟糕了。以前只是鼻子塞,呼吸困难,现在是睡觉的时候,根本无法呼吸了。靠,庸医!
   
    怎么办?这医院是肯定不想再去了,但这鼻子塞得难受,又确实会影响工作。不得已,段伏枥想起初中时的同学,杨铭,学医的。
   
    虽然好久没联系,所幸这手机号码还是正确的。拨通之后,一阵寒暄,段伏枥直接向杨铭求救。
   
    没想到杨铭听了,哈哈大笑,说:“那些药其实都是没效果的,都是骗人的!”
   
    “啊?那怎么办?”段伏枥无奈地问道。
   
    “你那个简单,用点生理盐水,用棉签蘸点,洗洗鼻子就好啦!”
   
    “哦,这么简单?”
   
    “是啊,就这么简单!”
   
    “对了,为什么现在的医生都没有把脉之类一说了?只是随便看看就开药了。”段伏枥好奇地问道。
   
    “他们那些年轻的医生不懂得把脉啦!”身为中医世家的杨铭,斩钉截铁说到。
   
    “啊?”段伏枥更觉惊奇了。
   
    “就这么跟你说吧,把脉这个是学中医才会注重的,像他们学西医的,不会重点放在这上面的。”
   
    “哦……”
   
    “再说了,你又不是没念过大学,大学考试是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什么?你说学医也和我们工科的那样,考试前背背课本,考试弄个60分就算了事了?”
   
    “那你以为啊?大部分人都是这样子。”
   
    “我自己的专业学的昏昏碌碌,搞得工作都很难进行下去,那他们也像我这样,那怎么看病啊?”
   
    “没关系啊。不是有医药代表吗,他们会给医生开出一系列的药品列表,只要不是什么大病,医生就会根据上面的列表开药,医不医得好不知道,反正是吃不死人。”
   
    “啊……原来如此……怪不得我吃了那么多药,鼻子还是不行……”
   
     这是中国高等教育的悲哀。如果是理工科,昏昏碌碌也就罢了,大不了出来后再重新来过,也不至于会有很大的危害;但学医的,如果也是如此,却有点漠视生命了。当然不是说学医出来的都是如此,毕竟还是有很多在校时是非常努力的,医术也毫不逊色的;可问题在于那一小部分混日子的人呢?学校会不会对他们严格要求,甚至说不给予毕业?但估计大部分学校为了怕影响升学率或就业率之类,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当世人认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时候,这个社会就真的病了,并且病得不轻。
    
     学理工科的在学校学得不精,出来后可以加倍努力,即使错了,还可以重新再来;但医生面对的是生命,永远不能犯错,否则将会给很多家庭带来痛苦。段伏枥突然觉得,程序员是一个非常好的职业。程序员想让电脑做什么,电脑就会按自己的意思做什么,无论是一次,还是两次,甚至是无数次,都同样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试问,还有什么行业,能够有如此的控制力?即使程序出错了,只要还在调试阶段,发现了就可以直接改掉,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错误成本。如果是医生,如果给患者诊断错了,很可能连补救的机会都没有。从这个角度来说,难道程序员不是一个非常美好的职业吗?
    
     不知道是不是生理盐水利润太低,还是说不容易保存,段伏枥找了好几家药店都没有出售;而至于医院,段伏枥暂时又不想再去。那怎么办呢?程序员的思维这时候起作用了。方法A不行,难道不能用方法B吗?即使可能无法达到完美的效果,但也聊胜于无吗!于是,段伏枥直接就用自来水替代:用手掬一股水,将鼻子淹没于水,反复做吸水喷水的动作。
    
     效果之好,段伏枥也没想到:第二天鼻子就能够比较畅通了,再过几天,完全正常了。段伏枥不停地感慨:早知道先问问杨铭了,否则自己也不用花这冤枉钱。近300元,可以吃好几周的饭了!看来,这段时间要更加的节衣缩食了……

 

PS:其实现在还在旅途中,本文是在旅途等车时敲打而成。本以为本周三的文章会延迟,不曾想到吃饭的地点还有无线,于是赶紧连上,发表,也不至于食言了。

说明:本文转自norains的专栏,用于学习交流分享,仅代表原文作者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