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03

    一个空荡荡的房子,对面坐着两个美女,然后旁边传来的是相较AV也不落下风的呻吟声,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段伏枥此刻忍受的正是这样的煎熬。吃过饭,逛了一下白石洲的超市,买了点必备的生活用品,因为无处可去,所以便回到的出租屋。只不过屋子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没有电视,没有电脑,只有手机播放着歇斯里地的歌曲,以及大眼瞪小眼的无奈。恰逢其时,旁边的屋子传来一阵阵高低起伏的呻吟声。段伏枥这时候才发现,其实这墙还真有水分,并不是以火砖砌成的,而是用一块木板隔绝,然后再刷上颜色一致的白色胶漆。怪不得呻吟声传递过来这么有临场感。如果现在是和寝室的兄弟一起,说不定大家都在窃窃私语,估计还有好事者会建议要不要打个洞看看。可问题是,现在是和两个美女一起。显然,大家都很尴尬,气氛刹那间凝固。没辙,总不能半开玩笑地说,其实我看的AV里面那叫声比这好听多了吧?
   
    最后还是干姐提了建议:“我们到外面走走吧!”如蒙大赦,三个人急匆匆而又神色怪异各有所味地走出了出租屋。只不过可能段伏枥现在根本没有想到,其实旁边的屋子是下面理发店的工作场所,而这声音后续将伴随着他很长一段时间。
   
    虽然白石洲是一个脏乱差了得,但间隔不远的东边区域却是心旷神怡,毕竟深圳著名的旅游景点——世界之窗——就在其不远处。相对于此时囊中羞涩的段伏枥来说,门票昂贵的世界之窗一直延伸到华侨城的林荫小路却更让他神清气爽。微风吹来,轻抚脸面,再加上从树叶缝隙散落下来的灯光,斑斑点点打在小径上,总有那么一点曲幽通径的感觉。可惜自己的语文水平不咋地,每次的作文总是被老师当成反面教材,否则段伏枥肯定会吟诗一首。只可惜段伏枥搜刮完自己的那小肚鸡肠,也只能想到:远看是石头,近看还是石头之类的乱七八糟不解风情的破语句。
   
    一路闲聊,不知不觉来到华侨城一处草地上。天空繁星点点,映衬着不远的灯光琉璃,躺在柔软的草地上,段伏枥不禁地感慨:深圳,我来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两个女人加一个男人就是一部连续剧。三个人不知聊了什么,或许聊了什么也无所谓,没有主题,仅仅是躺在草地上,就已经觉得很舒适。也许正如太多的年轻气盛的人一样,总会聊到两个字:理想。
   
    这个是刘思敏打开的话题,只不过是在一种愤愤不平的语气说出:“我一定要在深圳立足!我一定要嫁个有钱人!我要让那臭东西知道,老娘也有姿色,不是没人要的烂货!”
   
    一脸茫然的段伏枥听完干姐的描述才明白原委,事情其实就是老掉牙的情节:刘思敏找了个男朋友,都到了快谈婚论嫁的地步了,突然蹦出个女的,然后那男的就把她给甩了。唯一的亮点是那男给出的理由,不是什么那个女的很有钱,也不是刘思敏什么性格不好,而是说她嘿咻的时候叫的不如那女的动听,和她嘿咻,感觉就跟奸尸一样。像奸尸?段伏枥整个人震精了,这绝对是天下最无耻的理由。如果说什么别的,还可以两个人一起对质,你说这叫床声,咋对比?总不能两个女的赤裸裸地躺在床上,让那个男的这个一下,那个一下,来确认谁的声音最好听吧?
   
    一顿连祖宗十八代也不放过的咒骂,以及一番要泡个有钱爷的豪言壮语之后,刘思敏估计也累了,需要歇歇,才发现旁边还坐着个段伏枥,感觉像是要交接力棒一般问了一句:“那你呢,你来深圳打算做什么?”
   
    “我要做程序员!”
   
    “程序员是做什么的?”
   
    “就是写程序的嘛!”
   
    “什么是程序?”
   
    “像平时聊天用的QQ那些就是程序啊!”
   
    “太好了!你赶快帮我写个程序,就像那个QQ视频聊天一样的,帮我将他们嘿咻的时候录下来,我倒要看看那女的怎么叫的床!”
   
    “……”
   
    大姐姐,您佬饶了我行么?我们不是因为旁边的声音太大,才出来的么?您佬这不是哪壶水不开提那壶嘛?很明显,此时的段伏枥已经无法再躺着,只能坐起来。(作为男的,想必您懂的……)
   
    当程序员,是段伏枥一直以来的梦想,而这梦想由来已久,可以追溯到孩童时光。80后的朋友应该都不会忘记,伴随着童年的是那难以忘怀的红白机。只不过动辄上百元一盒的游戏卡,并不是那时大多数工薪阶级的父母所能经常负担得起的,孩童时的游戏卡更多的是大伙的互相交换。但互相交换也是有限的,来来去去也就是那几盒卡带,于是段伏枥那时就下了个伟大的志愿:以后我一定要学会写游戏,然后自己玩!当然孩提时的段伏枥还不知道什么是程序员,只不过写游戏给自己玩的信念一度是他的人生理想,直到后来父母给他买了电脑,才知道自己的理想要成为现实,途径就是当程序员!
   
    终于那不合时宜的玩意消停下来之后,段伏枥觉得这样坐着也有点累了,于是再度躺了下来。只不过他没预料到的是,刚刚在他做坐起来的时候,一只小狗很嗨皮地过来转了一圈,并且还留下了自己的粑粑作为分手纪念。而这粑粑的位置恰好就在段伏枥的身后,当他躺下来时,一阵那么舒爽的透心凉开始贴着整个后背……没辙,在美女的一阵嬉笑中,三人一起往那空荡荡的出租屋走去。段伏枥此时已经不再想谈什么理想了,此刻他迫切需要的是:洗洗,更健康。
   
    俗话说,走狗屎运,只是不知道躺在狗屎上算不算走运?也许狗屎的位置不同,确实带来不同的运气,段伏枥自己也没有想到,之后找程序员的工作,既然是如此的艰难。

说明:本文转自norains的专栏,用于学习交流分享,仅代表原文作者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