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02

    银湖汽车站,段伏枥可能一生都不会忘记的汽车站,因为是他踏上深圳土地的第一站;301同样也是不会忘记,因为他第一次知道了原来公交也可以开得比飞机还快,这也是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深圳速度。目的地是白石洲,一个离腾讯所在的科技园不到两个站的贫民窟,便是段伏枥在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落脚地了。之所以选在白石洲,是因为干姐说离世界之窗的地铁站非常近,到哪里都方便,更关键是,房租还算便宜。
   
    到站之后,段伏枥将这几天吃进去的东西往垃圾桶边放下之后,拿出手机给干姐拨了个电话。只不过来接他的并不是干姐,而是她的女同事。
   
    女同事:“你是段伏枥吧?”
   
    段伏枥:“是啊,你是我干姐的同事吧?”
   
    “是啊,你干姐在洗脸,让我出来接你。我叫刘思敏!”
   
    “你好,你好~!”
   
    “这么早你就吃过早餐了?”
   
    “?”
   
   “你嘴角上还留有肉片……”
   
   “……”
   
    男人丢脸不可怕,可怕的是在美女面前丢脸。嘴角留的是肉片,但这不是早上吃的,而是前天晚上老妈做的牛肉,并且还是刚刚在车上受不住颠簸,下车后吐的。只不过吐了后没有纸巾,只是甩了一下嘴巴而已,没想到这该死的牛肉没有甩出去,还黏在嘴上。由此可见,一个男人随身带着纸巾是多么有必要的事情。
   
    段伏枥顾不上用衣服擦嘴是否干净卫生,总之不能让美女看到脸上的肉其实是已经胃液浸泡的,大手一挥,肉片不见,便跟着刘思敏一同前往租住的房子。九拐十八弯,段伏枥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千回百转,自然也见识了深圳鼎鼎有名的握手楼。所谓的握手楼,其实都是农民房,之所以得此称呼,是因为两栋楼的间距非常小,如果对面的楼炒完菜放在窗台,你完全可以在这里拿碗白饭伸手过去夹菜。只不过这些都没有真正吸引段伏枥的目光,让他觉得好奇的是离楼梯的不远处。
   
    段伏枥:“深圳的理发店这么早就开门了啊?”
   
    刘思敏:“嘿嘿,他们是还没有关门啦!”
   
    “什么意思?”
   
    “你看那灯光就知道了。还不是你们男人喜欢去的地方。”
   
    灯光?昏暗的粉红色的啊。男人喜欢去的地方?啊,那不是,那不是传说中的……?明白这是什么地方的段伏枥,突然间变得有点莫名的兴奋了:这个一向只听别人说过,没想到现在就在眼前!何况小店子刚好就在住的房子的楼下,并且还是那么近,不到40米啊!段伏枥还想再看到点什么,可惜清晨的小店似乎是那么百无聊赖,毫无生气,不由地失望。
   
    刘思敏:别看了!你们这些男人,都是一副德性!放着现成的不吃,专门喜欢偷腥!
   
    什么放着现成的不吃?莫非……?还没来得及细想,段伏枥已经跟随着刘思敏上到了三楼,打开310号房门,那便是所租的房子了。房子是一房两厅,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墙体也非常适宜地透露出点发黄的颜色,诉说这房子的历史。
   
    干姐显然已经穿戴完毕,早餐也买好了,几个包子,一杯豆浆,这便是段伏枥来到深圳后的第一顿早餐。
   
    干姐:“你终于到了啊?”
   
    段伏枥:“没办法,车子就是这个时间~”
   
    “洗把脸,然后把桌上的早餐给吃了。”
   
    “好~”
   
    “你就住大厅,我和思敏两个住房间”
   
    “嗯”
   
    虽然没什么胃口,但毕竟之前将胃给清空了,所以将这几个味道不咋样的包子还是很顺畅地吞进了肚子。
   
    “坐了一个晚上的车,先洗个澡吧?”
   
    “好。”
   
    “厕所有个蓝色的筒,是你的。”
   
    桶?洗澡?难道没热水器?带着疑惑的段伏枥,走到了厕所,刹那间,什么都明白了:哪里来的热水器,连个花洒都没有,只有一个只及膝盖的锈迹斑斑的水龙头,还不时滴着水。
   
    “干姐,你就这么洗澡啊?”
   
    “是啊~”
   
    “冷水?”虽然现在是夏天,但其实洗冷水还是蛮凉的。
   
    “嗯,就等你上班了赚钱买热水器了!”
   
    好吧,既然女人都能洗,何况堂堂一个男人!于是大学那标准的洗澡程序再一次复现:先盛满水,一下子浇湿全身,搓肥皂,然后再盛满水,最后一下子一桶冲掉。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全程不足三分钟。
   
    几个半生不熟的包子,一次彻心透骨的冷水澡,这便是段伏枥踏上深圳土地后的第一个印象。

说明:本文转自norains的专栏,用于学习交流分享,仅代表原文作者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