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01

    段伏枥,一个瘦小,矮小,根本和“帅”这个字粘不上任何关系的普通人。名字的来源在于其多读了几年书的老爹,总抱着有一天要出书出名乃至于名流千古的美好理想,但可惜现实总是给予他无情的而又现实的打击,于是就将理想寄望于自己的儿子,起了个“伏枥”的名,寓意为“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表达自己不到黄河不死心的良好的愿望。

 

    只可惜段伏枥这家伙完美地遗传了来自于老爹的基因,小学成绩一般般,初中成绩普普通通,高中成绩勉勉强强,于是在这波澜不惊不上不下的成绩之下,考上了一间勉强够得上三流的大学。这不,四年过去了,也从大学毕业了。

 

    真相总在最后出现,临近毕业之前,段伏枥终于明白刚入学时学校宣称的96%是咋回事了。话说某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除了大一军训时见过一面的系某领导神秘地出现了,同时还有一大包文件。那天某领导滔滔不绝讲了两个小时,段伏枥也在下面将手机上那单调得不能再单调的游戏玩了两个小时,究竟说了什么自然不得而知,不过重点还是抓住了:你们不想办法将这就业协议给签了,就不要给我领毕业证!虽然签不签这个就业协议对于段伏枥来说无关紧要,但这毕业证不能不领啊。只不过一个班34人,能在毕业前找到工作的也就1个人,并且这个人还是富二代,直接毕业就回家族企业去当老板的。找不到工作,就无法签订就业协议啊,这可咋整?读书不会,但馊主意还是挺多的,校外不是有个什么东南亚证件有限公司么,去刻个章不就好了?寝室几个哥们一合计,觉得这方法行,于是大伙凑了点上网的钱,全权交给段伏枥办理。既然是要刻章,干脆来个亮堂堂的名字。只不过段伏枥估计有点太过于浪漫主义过头了,或是说脑袋被门夹过,并且还不止夹了一次,公章刻的是:美国参议院湘潭分部。虽然最后大伙都觉得这样似乎有所不妥,但都不想再放弃一个通宵的网费去刻新章,于是寝室12个人齐刷刷地大章一盖,上缴系里。不过最终的结果如何谁也不知道,反正后来大家都没有再见过系某领导。只是在十年后的某次同学聚会上,有个同学说到好像在精神病院看到了某领导的身影,嘴里还不住地念叨:“美国……参……议院……湘潭分部”。

 

    领到了盼望已久的毕业证,段伏枥正打算大干一场,好好地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忽然老妈来了趟电话,让段伏枥暂时放下了雄心壮志。理由很简单:六月份太热了,听说深圳那边的风扇质量不是很好,先回来,等天气凉了点再出去。

 

    在家里玩了两个月游戏的段伏枥,终于有点百无聊赖,恰好干姐在北京做旅游不开心,和其中一个同事去到了深圳,问段伏枥要不要过来。这干姐其实是段伏枥的高中同学,大家都懂的,谁在念书时没有几个干妹妹,干姐姐呢?于是,干姐的呼唤之下,段伏枥收拾了几件破衣服,背着一个大包,踏上了深圳之旅,也开始了他作为程序员的梦想。

 

    就这么一个摆在大街上不会有人再看第二眼的普通到无法再普通的普通人,就是本小说的主角了。

说明:本文转自norains的专栏,用于学习交流分享,仅代表原文作者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